日语的敬谦表达及暧昧表达对翻译的影响

xiaoxiao 3月前 18

目录 
言语在形成并为一个社会群体所接受的过程中,因为文化的差异,造成了社会的和心理的必然性。暧昧和敬语都是日本的特殊语言现象,更是日本文化与文明的浓缩。了解日语中的敬谦表达和暧昧表达,无异于摸到了日本语言的发展脉络,对于日语翻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本文就日语中的几个显著的习惯用法,论证文化特征对日语翻译的影响,力求使读者了解一些日语翻译中的注意点。 
 
一、文化的基本内涵 
文化究竟是什么呢?没有人说得很清楚。但说到文化,我们有意的把注意力从语言转向使用语言的人们:他们在哪里居住,如何生活,所思所想,所做的事情。当然,文化因人类的存在而产生,没有人类也就无所谓文化了。 
首先,我们应该有一些文化常识,有一些关于文化的有效的概念,Herskovit的文化概念是很简明的:文化就是我们环境中人造的部分。Scovel也给文化下了一个最简明最精辟的定义:文化是所有人类的胶合剂,也是我们运动、呼吸以及生存的媒介。从行为学家的观点可以看出,文化是由显著地行为或一系列的行为组成的。比如说习惯、风俗或者传统。认知人类学家没有把注意力过多的集中在显著地行为上,而是放在个体如何领悟和理解这些行为上;同样的象征人类学家把文化定义为一个象征或意义的系统,从象征的角度上看,他们把问题集中在意经历和现实的关系上。 
在语言大纲中,文化的定义是由认知人类学家提出的,象征人类学家有自由去发表自己对文化的见解,而不仅仅是接受书本和老师给出的固定理解。他们认为文化的学习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动态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学习者对文化的理解力能随着时间改变,扩展并且成熟起来,这种文化观点被广泛的定义为:显著与不显著地行为,他们的基本原则,这些规则所暗示的态度和价值以及在了解他们在当代社会或其他社会的过程中个体所使用的理解和象征系统。 
以上都是专业人士给出的定义,其实我们在平常的生活中夜常常说起文化,例如,念过书的就叫有文化,没念过书的就叫没有文化。这时,文化就和知识、文字、语言等同起来了,这就是我们平时说的文化,是最狭隘意义上的文化。 
二、日语语言中的文化特征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它源于人类的实践经验,体现了个民族的生活习惯和思维观念。通常,民族间相似的生活记录和思想认识,会使一些语言表现出某些相似的文化特征,即人们在社会社会实践中对同一事物或现象所促发的相同感受和理解。这些相似之处所表达的思想内容无论是在意义上或形象上彼此对应,印证了不同名族之间的文化共性,因而,语言和文化密切相关,语言作为文化中最重要的部分影响着文化,并且代代相传,就是说,语言以文化的方式传承着,另外,只有通过语言,文化才能发扬光大。然而,语言中表现出的并不只是文化共性,还有很多我们无法理解的差异,以及不一样的表达方法。 
例如: 
第一、无法理解的「た」的用法。 
①我们在路上行走时,突然有人从背后叫你,你回头一看,原来是多年不见的山田老师。如果是日本人,通常会说成「あ、山田先生でしたか。ご無沙汰しております。」,而不会说成「あ、山田先生ですか。ご無沙汰しております。」,也不会说成「あ、山田先生でしょうか。ご無沙汰しております」。 
目录 
    ②受人恩惠,汉语只要说“谢谢”就可以了。最低加上程度副词,但不会在时态上存在不同的说法。日语就不同了,既能说「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也能说「ありがとございました」。 
    ③给人添麻烦或让他人受损失时,汉语以“对不起”表示道歉。同样可以有程度上的不同,但不会有时态上的区别。而日语既能说「すみません」,也能说「すみませんでした」。 
    第二、无法理解的被动态用法     如,在阅读小川洋子『博士の愛した数式』(东京:新潮出版社,2003。)时,我们发现有这么一个句子「未亡人は食卓の真ん中に腰掛けていた。上品な装いだった。やはり左手には杖が握られていた。」。句子中的「左手には杖が握られていた」这个说法很特别,如果用汉语来表达的话,或说成“左手握着拐杖”,或说成“拐杖握在左手里”,但不能说成“左手里被握着拐杖”。而且,如果让中国学生用日语描述同样语境下的相同情景的话,恐怕大多数人会说成「左手は杖を握っている」。 
    以上关于过去时「た」和被动态的用法,让我们感觉很奇怪,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日语在很多时候都体现着它的特有的文化。 
(一) 只习惯表达浅层意思,不表达深层意思 
   无论是看日剧还是与日本人交流时,都不难发现日本人在讲话时,通常习惯
只表达浅层意思,深层意思需要由谈话的对方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去猜测。比如,孩子放学回家对妈妈说:お腹が空いた(我饿了)。这就是浅层意思,深层意思是说:何か食べ物をください(快给我找点吃的),但不用说出来。     又比如丈夫对妻子说:雨ですよ(下雨啦)。这也是浅层意思,深层意思是说:早く洗濯物をお取りなさい(快把晒的衣服收回来),但也不用说出来。     类似这样的例子,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可以遇到。究其原因,主意是因为日本人比较含蓄、内敛,不愿意使用命令的口吻讲话,以避免给对方造成不愉快或不礼貌的感觉。 
(二) 习惯于自谦、谦虚的讲话语气 
    日本人喜欢自谦、谦虚的说话语气,这是日语中的一个语言习惯。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工作中,掌握并善于运用这一点非常重要。比如:在日本,日本人田中先生的公司需要招聘一名懂中文的业务员。招聘广告登报后先后有两位中国人A先生和B先生来应聘,经过面试,A先生比B先生的日语水平要好一些,可田中先生又提出了一个关于日元与人民币汇率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都比较难,A先生和B先生都不清楚,但两位都做出了回答,如下:     A:私は知りません。 
  B:私は知らないんです。     回答的意思都是“我不知道”,而且都没有语法错误,但是,田中先生却选择了B先生。这是因为A的回答只是一种否定,再没有任何隐含的意思;而B先生的回答运用了「私は知らないので」(因为我不知道,所以?)这句话,这是一种自谦的说法,而且这句话还隐含着一个意思:「私は知らないので、教えていただきたいと思っています。」(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想请您指教)。 
    通过这个例子,可以看出B先生比较了解日本人的语言习惯,说出的话也让田中先生觉得很舒服。中国人说嘴甜好办事,其实日本也一样,语言表达能力好,
目录 
说出的话让别人舒服,在一定的程度上可以给别人带来好感。 
(三) 习惯使用含糊语言 
在很多情况下,日本人说话的口气都比较让人觉得很含糊、暧昧以及难以理解。当然,这在日本人之间是很容易理解的。比如:在日本要去看望一位朋友没相到那位朋友却不在家,他夫人在门口接待你说:「今ちょっと出かけておりますが、もうそろそろ帰ってまいりますから、しばらくお待ちくださいませんか。」(他刚刚出去,但是也该回来了,您是否等一会儿呢?)如果是在中国,听到这样的话,我们通常都要反问一句:“要等多长时间呢?”回答:“大约十分钟吧!”或者“他可能下午才回来”。如果是十分钟,就会进屋去等,如果是下午回来,只好回去下午再来。但是,在日本,如果用这种方式和口气反问女主人的话,那是相当不礼貌的,会给女主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中国人要想准确理解这种含糊的语言,就要学会察言观色。以这个例子为例:第一,要看女主人是慌慌张张跑出来,还是从容地走出来。如果是前者,说明她此时可能有事,比如正在做家务或看孩子等,这种情况下,你就应当告辞,不要打搅人家。如果是后者,说明她此时没事,你要是进屋等一等,和她聊聊天,说不定她还很高兴。第二,要考虑那个男主人的行动规律,比如他不喜欢社交,周末很少出门,如果出门,无非是去附近的超市买包烟,很快就回来,所以,你可以进屋等一等。第三,要考虑女主人所使用的词汇以及敬语所达到的尊敬程度。比如“一会儿”的意思,在日常用语中有多个副词可以描述,但相互之间有很细微的差别,这就需要结合上面几点,综合判断女主人是否真心欢迎你进屋去等。 
(四) 习惯使用“はい”(是),而很少使用“いいえ”(不是) 
    没有学过日语的人都知道日本人经常“はい”不离口,这的确是日本人的一种典型的语言习惯。可以说,学习日语的外国人只要会恰当地运用“はい”,那么他的日语讲的就相当地道了。下面举个典型的例子。 
    比如,聊天时,日本人问:你想喝咖啡吗?你肯定会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回答:“?”(不想喝,喝了之后睡不着觉之类的话)。这个对话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很正常,没有任何问题,双方也完全能够理解。但是,如果按照日本人的语言习惯,这句话可就有问题了,而且是很多的问题。问题就出在这个“いいえ”上。日本人喜欢说“はい”,而很少说“いいえ”,是为了避免给对方造成冒犯、冲撞、不敬的印象。所以上面这个喝咖啡的问题,如果是日本人回答,应当这样说:はい、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が?。中文意思就是:谢谢,虽然想喝,但是喝了会睡不着,是在不好意思(也就是不想喝)。 
三、日语翻译中如何体现语言文化特征 
(一)委婉暧昧表达 
    中国人说话往往是直言不讳、单刀直入,非常爽快。而日本人则喜欢绕圈子,在表面上尽量避免使用过于直接明确的表达,喜欢以婉转、暧昧的表达方式来达到沟通的目的。在拒绝方面,这一点尤为明显,表达拒绝的方式因语境的不同或说话人之间的亲疏关系、熟悉程度的不同,表达的方式也不同。日本学者森山卓郎将日语中的拒绝表达分为四种类型,即直截了当型、谎言型、拖延型。本文借用森山的分类法,运用大量的语言素材对日语的拒绝表达进行了分析论述。指出,
目录 
“直截了当型”因过于直白往往会危及交际者的面子和人际关系,“搪塞型”因态度过于敷衍、回避,所以这两种方式一般很少被人们采用。在日常的语言交际中人们最广泛采用的是“理由型”和“拖延型”。这符合日本人不喜欢直来直去的语言习惯和崇尚“以和为贵”的精神。 
比如日本人问对方是否愿意与自己去看电影时,往往会说「いっしょに映画を見に行きませんか」,而不直接说「一緒に映画を見に行きますか」。请别人搬一下什么东西的时候常说「~を運んでくださいませんか」而不直接说「~を運んでください」。问别人能否再等一下时说「もう少し待っていただけませんか」而不直接问「もう少し待っていただけますか」。在邀请对方用餐、询问饭菜是否合对方口味时,不是直接问「口に合いますか」,而是说「口に合いませんか」或「口に合うでしょうか」。这样拐点弯,用带否定要素的语言形式发问,比直接发问更加婉转些,从而达到原本要肯定的目的,又使对方乐于接受。在翻译时,也应注意运用日本人的思维方式,尽可能体现出这种语言特征,否则按照中国人 
的说话习惯,用直截了当的表达方式翻译,就会显得语气十分冷淡、生硬,达不到融洽的交流目的。 
    在日常生活中,日本人的语言表达方式还常常给人以“弦外之音”、“言外之意”的感觉。比较典型的就是用“が”、“けれども”、“けど”等结句的表达。列如,「すみません、ちょっと分かりませんが」、「これがよろしいと思いますが」。这两个例子好像半句话似的,但省略的内容隐含其中,不言而喻(前句省略的内容为「説明していただけませんか」,后一句省略的部分为「君はどう思いますか」。这种言犹未尽、含蓄的表达多为日常社交的辞令,这种半句话在日本人的生活中比比皆是。因此,我们在翻译过程中也应按照日本人的表达习惯加以翻译,只要不会引起歧义,尽可能不把省略部分完全译出来,否则既显得多余,又会失去日语本来的特色,而且还会使对方有一种强人所难的感觉。 
    此外,日本人在社交场合一般不从正面否定对方的意见,而常以“けっこうです”、“いいんです”这样模棱两可的方式来回答。在回绝别人的邀请或请求时,几乎不直接使用「いいえ、行きたくありまっせん」、「きらい」、「だめ」、「いけない」等,而代之往往使用「ええ、せっかくですけど」、「それはいいですね。ただ?」、「また今度にします、ちょっと考えてをきます」等。 
    这些表达以委婉、间接地形式标明了说话人的态度,并在语言上给听话的人留下余地,这种暧昧的表达方式被日本人视为美德。因此,在翻译时也应充分尊重日本人的这一语言习惯。 
(二)敬谦表达 
    一个民族的语言交际风格承载着浓厚的社会文化内涵,话语方式的选择是一个民族文化性格的直接表露。日语中的敬谦表达是日本民族的一种特殊语言现象,更是日本文化与文明的浓缩。日语中的敬谦表达也是构成待遇表现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根据各种各样的不同的人际关系、情景及意图而采用的不同的待人接物的语言表现形式。 
    日本社会等级观念非常强烈,与什么样身份的人物说话就应该用什么表达方式。即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这也是日语语言的一大特征。尤其是在口语翻译中,因谈话的形式、地点、场合、内容以及对象的不同,需采取的语体也不同。如:大会致辞、各类演讲、贸易洽谈、国际交流、上级对下级、下级对上级、长辈对晚辈、晚辈对长辈、同事之间、朋友之间的谈话所采用的表达各有不同。而且,
目录 
新老关系的不同、职业的不同、亲疏的不同、内外部的不同,在语言交流时,使用的表达也不同。具体举例如下: 
    例1:作为东道主,对远道而来的×××代表团表示欢迎时的致辞通常应这样表达,「本日、私たちは代表団の皆様をここにお迎えすることができまして、誠に嬉しく存じます」。 
例2:“田中老师,您明天来学校吗?”译为「田中先生、明日学校にいらっしゃいますか」。 
例3:“社长,您看了今天的报纸了吗?”译为「社長、今日の新聞をお読みになりましたか」。 
例4:“家父明天回国。”译为「父は明日帰国いたします」。     例5:“今天由我来陪同铃木先生。”译为「今日、私が鈴木先生をご案内します」。 
    例6:顾客走进餐馆,服务生上前说“欢迎光临,请问几位?”译为「いらっしゃいませ、何人様でいらっしゃいますか」。     例7:与对方初次见面时说“认识您非常高兴”,译为「お知り合いになれまして、大変よろしく存じます」。 
    例8:商务洽谈时,问对方能否先谈谈贵方的条件是,应说「まず、そちらの条件について、話していただけませんか」。“请你们先谈一下大概要订多少货?”应译为「どのくらいご注文なされるか、大体に数を先におっしゃってください」。 
    例9:在正规场合的致辞,结尾时,常用的表达方式为:「以上、簡単ではございますが、私の挨拶と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例10:在正规场合下,会议主持人在宣布会议开始时常用的表达方式为「それでは、会議を始めさせていただきます」。 
    翻译时,准确自如、恰到好处地使用敬谦表达会使交流双方的人际关系变得更加和谐、平和。从这个意义上讲,掌握了正确的敬谦表达,就能在翻译中起到润滑剂的作用。 
(三)男性用语、女性用语 
    在口语翻译中,还应注意另一种情况,就是男女性别的不同,采用的表达也可能不同。日本女性的口语体较端庄、优美,这也与日本的传统文化分不开。在日本,从总体上讲,社会的分工任然是男主外,女主内,女性的地位低。有了这种社会背景,所以女性用语与男性用语之不同主要表现在对尊敬语、美化语、感叹词、终助词、助动词以及命令等的使用形式上。因此,在语言交际中,要特别注意男女有别的语体,否则就会闹笑话。     例如:「あらまあ、困りますわ。」「そんなつまらない事はもうやめようね。」这类表达是典型的女性用语。如果男性使用这种表达,就显得太柔弱,太女人气了。 
    又如:「おや、どうしたんだ。」「行こうか、行くまいか、こっちで決めるんだ。」,这些表达通常为男性用语。如果女性这样说话,就显得太粗鲁,没有女人味了。 
因此,男性用语和女性用语也属于日语语言的特征之一,翻译时,也应引起重视。 
四、总结 

123
目录 
综上所述,在跨文化的交际中,翻译者仅仅具备良好的语言技能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了解对方的语言文化特点及社会文化及社会文化差异。因为翻译不仅仅是一个语言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它与文化有着密切的联系,受文化因素的影响和制约。本文仅就几个典型的日语语言文化特征,论述了翻译过程中的跨文化现象及其处理问题。实际上,在跨文化交际的翻译中所涉及的民族之间的文化差异的范围相当广泛,从衣食住行到意识形态、宗教信仰、价值观念、是非标准、思维方式、道德观念、心理状态、社会习俗等,文化差异无处不在,这些差异的存在是跨文化交际中的一大障碍,更是翻译工作者的难题所在。因此,每一位翻译工作者都必须对此引起高度的重视,否则就会影响跨文化交流的顺利进行,就无法有效地发挥沟通双方的桥梁作用。 
当然,具备相当的日语语言能力,掌握日语不同于汉语的语言规律,了解日本的语言文化,是做好日语翻译的基本条件。但拥有较高的母语水平这一条件也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没有良好的母语表达能力,就很难实现准确地再现原文内容。因而,精通本国语言是准确表达原文的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 
总之,要做好日语的翻译,具备相当的日语语言技能及较高的汉语表达能力,这是基本且必须具备的能力。当然,掌握灵活的翻译技巧能够让翻译工作事半功倍。只有二者兼备,我们才能做到翻译的最高境界——“信、达、雅”。                            
目录 
     
参考文献 
1、许东林:《浅析语言和文化的含义及二者关系》,《学理论》2009年第18期 2、王在琦、廖戎:《论日语翻译面对的语言文化差异问题》,《西南名族大学学报·人文
社科版》2003年8月 
3、马雪莲:《浅谈日本人的语言习惯》,《西部煤化工》2006年第1期 4、叶纯:《浅谈日语翻译》,《新西部》2009年第16期  

123
最新回复 (0)
返回
免责申明:本站点所有资源来自互联网网友发布,如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zzjfuture@gmail.com,我们立刻处理。 @2010-2020 技术支持: 成都软件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