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总统大选看中美关系

xiaoxiao 2019-3-25 357

 
从美国总统选举看中美关系 
摘要:中美两国是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大国,而中美关系也被认为是最重
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但是两国关系的发展却出现与美国总统选举周期相一致的波动性。本文将从美国的政党制度以及中美经济联系来分析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同时应该看出我们对中美关系中的这种周期性波动应该有正确的认识,而两国关系也将在正确的轨道上发展下去。 
关键词:美国总统选举中美关系政党制度 
引言: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对维护和促进亚太地区乃至
整个世界的和平和发展都有着重要的意义。自中美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各个方面的合作也日渐加深。但是细心研究中美关系发展的历程不难发现,除突发大事件外,中美两国关系发展呈现有规律的周期性波动,这种周期波动与美国总统选举的周期吻合一致,事实表明,中美关系的发展与美国总统选举有相当紧密的关系。每当临近大选或者大选当年,美国对华政策都会成为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焦点,其后果往往是引起中美关系的波动,甚至使中美关系成为竞选的牺牲品。   
美国的政党制度 
美国的政党制度及与之相关联的选举制度都极具特点。自19世纪中叶以来,美国一直保持着共和、民生两党垄断美国政治,轮流执政的制度,总统选举也基本上限于两党之间。美国并不是只有两党存在,在美国的任何历史时期都有众多的政党存在,但他们的实力都很难与两大党抗衡。这种政党制度的直接结果就是美国总统选举仅在共和、民主两党之间进行。在竞选阵线如此分明的情况下,人们关注的焦点自然集中到最敏感的、最有争议的和具有可变性的问题之中。在美国对外政策中,对中国的政策是最敏感的、最不稳定、最有争议的政策,自然成为总统选举争论的焦点,各种观点纷繁杂乱,各执一词,搅得政府对华政策摇摆不定,中美关系的波动也在所难免。 
不仅如此,美国总统的选举方式也与众不同。西方大多数国家都由议会产生国家元首,美国则采取选民选举总统的方式,分两个步骤进行,先由选民选出各州的选举人,再由选举人选出总统。这种独特的选举方式使得总统的间接选举有了直接选举的意义,这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选民在总统选举中的作用。因而选民的倾向和选票成为竞选成功的关键因素。因此,两党制定的竞选纲领、甚至美国政府制定的内外政策都必须符合美国民众的政治意向,来迎合选民的心理。由此可以看出,选民的情绪和倾向成为政府决策的依据。而随着中国的崛起,中美关系也就成为与普通美国民众息息相关的事情。在这样紧密的联系之下伴随着美国
民众的矛盾的心理。而历次美 
国总统选举的双方都会巧妙的利用民众的这种矛盾心理,刻意放大中美两国之间存在的种种争议,甚至不惜去制造本来不存在的争端,来吸引选民的眼球,借此来赢得总统竞选。显而易见,中美关系就成为了这种竞选制度下的牺牲品。 由此可见,美国特殊的政党制度和选举制度是造成中美关系周期性波动的根本原因。正是这种制度使大选时的中美关系格外敏感,倍受关注,常常成为政治议事的焦点。  
意识形态的不同以及文化的差异 
中美之间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对立是一种根本性的对立。在冷战时期,这种对立很大程度上被为遏制苏联扩张主义的共同利益所掩盖,但对立始终存在。随着冷战的结束,苏联的解体,美国失去了昔日的敌手。但美国社会中残存的冷战思维和“寻敌”情结使中美对立日益显现。可以说:一些美国人不习惯也不甘心于没有敌人,总想找一个敌国来确定美国的外交方向。尽管冷战结束后,国际关系中出现了超越社会制度、淡化意识形态、以对话代替对抗的倾向,然而中美两国因不同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而产生的对立以及由此引出的不同价值观的对立并不可能消失。经过几十年的濡染,美国人已形成了固定的观念,对共产主义的仇视和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偏见已深深植根其头脑中,成为美国公众基本的政治观念和价值取向,这就决定了美国公众对中国的态度,成为美国公众对华不友好的根源。在总统大选中竞选双方都会倾向于利用这种意识形态的不同来为自己造势。 
中美两国地理位置、建国历程、经济水平、民族精神、宗教信仰、民俗文化方面都全然不同,存在很大差异。这种差异导致两国人的价值取向、思维方式、视事角度的不同,从而造成政治观念的差异。早在北美大陆还是一块蛮荒之地时,英国的清教徒们带着上帝赋予的拯救和复兴世界的使命和理想,历经艰险来到北美大陆,这种理想成为人们开拓北美大陆的精神食粮,溶人于美利坚民族的民族精神之中,成为美国文化的灵魂。作为上帝选择的特殊国家,美国对人类的历史发展和命运肩负着特殊的责任,负有拯救世界的使命,是许多美国人的共同理念。这种责任感、使命感根深蒂固地凝结于美国文化之中。多少年来,一代又一代美国人在这种特定的文化氛围中,形成了强烈的民族优越感和拯救世界的使命感。这种优越感和使命感随着美国国家的强大而日益膨胀,最终成为美国人特有的唯我独大的固定宗教文化观念。这种观念被许多美国人奉为认识世界,处理事务的指导思想。这种观念同样也被作为处理中美关系的指导思想,从对新中国的遏制、封锁政策,到中美建交后的逼迫中国放弃社会主义制度的和平演变政策、人权政策的制裁政策、对台军售政策等等都是美国这种宗教文化观念的直接结果。 
 
中美经济摩擦 
作为世界第一、第二两大经济体,中美两国在经贸领域的合作与纠纷不仅关乎两国关系的健康发展,更是影响到全球经济形势。中美两国经济相互依赖性越来越强,这种相互依存度反映了两国共同利益的扩大,决定了两国在经贸领域必
须加强合作,但同时,中美又是竞争关系,中国的经济正在不断崛起,而经融危机后,美国的衰退日益明显,为保住世界头号经济强国的地位,美国不遗余力制造经济摩擦,逼迫人民币贬值,意欲以此减少贸易逆差,降低失业率,中美在经贸领域的矛盾也日渐凸显。 
尽管贸易冲突时总统大选的热门话题,但是在今年的总统大选电视辩论时出现了这样的有趣现象:奥巴马说:“州长,你根本不配早中国强硬立场的问题上来教训我。”罗姆尼过去投资的公司都进行裁员,是把工作机会外移到中国的先行者。而且罗姆尼现在还在中国投资有生产监视器械的公司。罗姆尼则反唇相讥:“请看一下你的退休基金!”罗姆尼是指奥巴马的退休基金也有在中国投资做生意。两位总统候选人,一位直接投资在中国生产监视器械的公司;一位的退休基金也与在中国做生意的公司有关。可见,中美两国在经济上已经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无论在总统竞选上针对这个问题有多么强硬的态度,最终也会趋向于缓和。  
中国应如何应对总统大选中出现的冲突 
对中美关系的周期性波动应有正确的认识,这些波动虽对中美关系的发展产生不利影响,但此时的许多政策措施都不是针对中美关系本身而是根据选举的需要制定的。总统大选中的不少过激言论和行为往往在此后变得冷静而实际。中美关系的周期性波动不会阻止中美关系的发展进程。中美两国在维护亚太地区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缓和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禁止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扩散方面有着共同的战略利益,两国还有着十分广泛的经济合作基础,两国在增强法制、环保、能源、科技、教育和文化交流与合作等方面,存在巨大的合作潜力。这些共同利益是中美关系发展的基础和纽带,随着双方共同利益的增加,中美关系会进一步发展,这种周期性波动,只是中美关系发展过程中的插曲。 
两国要增进相互理解,特别是在美国公众对中国了解不多,并且受到国内媒体歪曲报道影响,对中国有很多误解的情况下,应加强对美国公众的宣传,使他们真正认识中国,了解中国,愿意与中国修好,成为促进中美关系发展的推动力量,使中美关系健康、平稳发展。 
  
参考文献: 
1. 林宏宇.Lin Hongyu从\战略竞争者\到\利害相关者\美国总统选举政治视角下中美关系再思考[期刊
论文]-现代国际关系2006(1); 
2. 刘刚美国总统选举究竟是直接选举还是间接选举,[期刊论文]-政治课教学2001(1); 3. 宋国友 中美经济相互依赖及其战略限度,现代国际关系,2007(5) 4. 赵瑾 中美经济摩擦的焦点和主要问题,世界经济,2004(3) 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3d1658e0101dvhb.html 

12

[b]福利: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608066754”即可领取红包,吃个早点,买杯饮料肯定够了,红包加倍最高可以领取99元红包![/b]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免责申明:本站点所有资源来自互联网网友发布,如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联系179001057@qq.com,我们立刻处理。 @2010-2020 技术支持: Oracle